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天津白癜风主要病因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8-01-20 13:17:42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天津白癜风主要病因,德州白癜风危害,四川根治白癜风的西医,红原白癜风医院,渝北白癜风医院,福建白癜风主要症状,济南白癜风初期病因

范小建

  全国政协委员范小建做过6年国务院扶贫办主任,卸任后到现在也还是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专家咨询委员会主任。每年两会,他的大量建议和发言都围绕着扶贫工作展开。

  不过,范小建还有另一个身份:北京建藏援藏工作者协会会长。1976年,23岁的他刚大学毕业,就到西藏工作了3年,5年后又二度进藏,做过自治区党委政策研究室副主任、自治区政府经济体改办主任。就在去年他还出版了《西藏农牧业发展方式研究》的专著。

  今年两会上,结合藏区和扶贫的双重工作经验,范小建准备提交一份提案,建议国家设立专项解决西藏及四省藏区牧区牛粪捡拾车问题。

  “因为在西藏工作多年,我对藏区的事比较关注。我总有一个感觉,中国这么大,就算是全面小康了,东中西部的情况肯定是不一样的,城市和农村肯定是不一样的,农村和牧区也肯定是不一样的。”范小建告诉澎湃新闻(www.thepaper.cn)记者。

  据范小建介绍,根据最近的调查,西藏农牧区80%以上的生活能源要靠烧牛粪,在牧区这个比例更高,而这种情况到2020年也不会有大的改变。对牧民而言,捡牛粪是一项繁重的体力劳动,且主要是靠妇女来干。

  “刚巧,中国农业大学的师生在社会实践中发现了这个问题,研制了牛粪捡拾车,我们就一拍即合了。”范小建说,这种高原牛粪捡拾车效率是传统方式的5-10倍,造价也较低,每辆不足1000元。他建议将高原牛粪捡拾车列入国家农机补贴目录,同时在西藏和四省藏区设立扶贫专项,对于建档立卡贫困户购买捡拾小车进行再扶持。

  据其测算,如果按每台车补贴30%计算,西藏及四省藏区牧区总共需要2.1亿财政资金。针对西藏及四省藏区大约25万户建档立卡贫困牧民,如每户补贴700元,所需财政补贴资金大约1.75亿。如再扩大到内蒙和新疆,所需财政补贴资金总量在10亿元左右。

  “做点老百姓身边的事,感到心里很踏实。”范小建对澎湃新闻记者说。在澎湃新闻专访过程中,他也多次敲打地方扶贫干部,“做好精准扶贫,必须坚持"扶真贫"的原则,切实防止"平均主义",“一切从实际出发,从人民的利益出发,这一条最重要。”

  要算账,但不能只算账

  澎湃新闻:去年国务院扶贫办曾介入调查甘肃杨改兰事件,事件暴露了扶贫工作中的哪些问题,系统内部对此有没有一些讨论和结论?

  范小建:杨改兰事件令人非常痛心和震惊。因为我没有介入相关调查,所以也不了解更多情况。我知道的是,甘肃省在事件之后,进一步提高了扶贫退出的标准,严格了退出程序,努力防止相关问题的发生。

  澎湃新闻:您曾多次提过“不能搞所谓的数字脱贫和假脱贫”,在这方面就您所知地方上有哪些不当的做法,您认为科学的脱贫衡量指标应该是怎样的?

  范小建:不当做法很难一一列举。可以向你介绍一个情况,去年扶贫系统进展建档立卡“回头看”,动员了近200万人进村入户开展核查,共剔除识别不准的人口929万,又补录了贫困人口807万,识别的精准度进一步提高。各地严肃查处建档立卡中弄虚作假、失职渎职、优亲厚友等行为,处理相关责任人7465名。

  中央办公厅在2016年4月颁布了《关于建立贫困退出机制的意见》。《意见》明确,贫困人口的退出,要以户为单位,要在贫困人口年人均纯收入超过国家标准,实现“两不愁、三保障”的前提下,经过民主评议,村两委和工作队核实,贫困户认可,公告公示后才可以退出。

  实际上,在《意见》出台之后,各地都在实践中探索。中央一再强调,不能用简单算账的办法把贫困户“算”出去。人均收入超过国家标准只是脱贫的基本条件,而能否实现“脱贫”,还要看能否真正实现“两不愁、三保障”。所以,有的省就适当调高了脱贫标准,“三保障”的实现情况还要由主管部门签字才行。这是我了解的一些情况。

  澎湃新闻:在目前各级签订责任状、抓时间表的情况下,如何保证效率和质量的统一,在机制上避免基层干部“运动式扶贫”的倾向?比如在基层干部考核上有没有一些办法?

  范小建:要防止急于求成、赶进度和层层加码。我看一是要注重教育,二是要严格督查。各级领导干部一定要树立正确的政绩观,坚持实事求是,一切从实际出发,从人民的利益出发,这一条最重要。

  其实,从目前的政策力度和工作力度来讲,总体上实现2020年脱贫攻坚的任务是有条件的。但千万不能搞形式主义,甚至弄虚作假。此外,要做好精准扶贫,必须坚持“扶真贫”的原则,切实防止“平均主义”。

  对基层干部的考核我没搞过,我想也应该贯彻上述精神,要算账,但不能只算账。

  澎湃新闻:在目前的挂包帮机制下,出现了精准扶贫补助差异化问题,有个说法叫“领导送牛、职工送鸡”,您怎么看这种现象?

  范小建:针对挂钩帮扶,国家没有统一要求。帮扶单位和干部个人的能力不同,从来不能要求整齐划一。

  少数贫困县贫困发生率还在20%以上

  澎湃新闻:最近井冈山和兰考相继宣布率先成为脱贫摘帽的贫困县。在您看来其中最关键的环节是什么,831个贫困县要达到摘帽标准线,难度大吗?

  范小建:能够做到实实在在率先脱贫是好事。中央办公厅关于建立贫困退出机制的意见规定,贫困县的退出,要以贫困发生率为主要衡量标准。原则上贫困发生率降至2%以下,西部地区要降到3%以下。退出的程序是:县提出,市初审,省核查,确定退出后向社会公示征求意见,再由省审定报国家。国家还要组织专项检查。

  832个贫困县全部退出不是一件轻松的事。因为据了解,有少部分贫困县到去年年底的贫困发生率还在20%以上,还有4年的时间了,这要付出极其艰苦的努力。

  澎湃新闻:精准扶贫现在还有哪些“难啃”的硬骨头,目前探索了哪些好的办法?

  范小建:生态贫困地区、因病返贫和丧失劳动力或缺乏劳动力的家庭,这都是一些比较难啃的硬骨头。

  我认为,对于不同的生态类型地区而言,要有不同的对策。青藏高原缺温,沙漠化地区、黄土高原缺水,石漠化地区缺土,这些地区都天然地缺少某一种农牧业发展的元素。对于这些地区首先是要因地制宜地调整生产结构,然后就是发展设施农业,体现防灾避灾的要求,再有就是开展劳动力的转移培训,通过外出打工增加更多收入。在市场经济条件下,农牧业发展要面临自然和市场的双重风险,要解决的问题的确不少。

  澎湃新闻:目前对因病返贫的全面摸底情况如何?怎么解决?

  范小建:2016年,经过卫生部门和扶贫部门的认真核对,有病人的贫困家庭大概是553万户。对于因病致贫的群体而言,一方面要通过落实合作医疗、大病统筹、大病救助、低保等措施,完善兜底性的制度保障,另一方面就是要努力改善生存环境。我知道有些地方病高发的地区,通过移民搬迁等措施,改变了他原有的生存环境,发病率就明显下降。

  澎湃新闻:在推进“低保兜底”“两线合一”工作方面,各地进展如何?

  范小建:低保与扶贫两项制度的衔接,在一些地方有一些新的探索,比如青海和湖北,去年都实现了把全部低保人口全部纳入建档立卡,为“两线合一、低保兜底”创造了条件,奠定了基础。

  权力下放到县,还有点接不住

  澎湃新闻:十三五规划纲要明确提出,要建立扶贫政策落实情况跟踪审计机制。去年审计署几次公布相关审计报告,都提到扶贫资金闲置、被套取,许多扶贫项目效果不佳。针对这些情况,您认为问题根源分别在哪里,有什么对策建议?

  范小建:产生这个问题原因比较复杂。但从大的方面看,大体上是不是有这样几个原因,一是资金相对比较充裕了,二是资金管理权限和项目立项权从省下放到县之后,下面还有点不适应,还有点“接不住”,三是相关的制度还跟不上,四是人的管理能力,包括政治素质、业务素质,以及人力本身。

  解决的办法,一是完善制度,管理权限下放要有一套相应的管理制度,二是教育和培训,要使大家懂规矩,三是监督,内部的审计和外部的监督都需要,四是惩治,对敢于以身试法者要严肃惩治。

  澎湃新闻:目前部分地区贫困村“空心化”率问题较为突出,这给扶贫工作带来哪些困难?

  范小建:“空心化、老龄化”是当前面临的一个突出矛盾。需要研究更有针对性的措施。但我认为,很难一概而论。一个村子,年轻人大部分都走了,是不是就不管了,要看具体情况。我知道,在有些地方,引进某些企业对旧村庄进行修旧如旧的改造,然后发展旅游,效果也很好。有些地方,人走了,但地还在,通过土地流转,引入龙头企业,为产业发展创造了新的机会。当然,对于留下来的老年人,也要有针对性的解决办法。民政系统的“幸福院”不失为一种有效的选择。来源澎湃新闻记者)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临泉白癜风医院